三十年磨一剑,摇滚扬琴女侠王晓芳推出个人专辑
2019.04.19

中国女性摇滚先驱、摇滚扬琴第一人王晓芳首张个人专辑《游离》即将在摩登天空子厂牌BADHEAD发行。 4月21日,《游离》的实体专辑将在福声唱片首发试听。4月26日,王晓芳& 6789乐队将于上海草莓BADHEAD舞台首演新专辑曲目。6月21日,王晓芳还将在北京乐空间举办个人新专辑首发专场音乐会。



《游离》专辑封面 设计师:周明楷

Vision byMVM design label _



在专辑首发之前,第二支单曲《慌慌张张》于今日发布。如果说先前发布的同名单曲《游离》是现代社会人类生存样貌的宏观写照,《慌慌张张》则刻画了个体的日常生活状态。专辑《游离》共收录了八首歌曲,既包含了王晓芳对于社会的细微观察,也是她个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慌慌张张》单曲封面

设计师:周明楷

原画作品:王晓芳

Vision byMVM design label _



王晓芳13岁学扬琴出身,后来在天津歌舞剧院学员班打杨琴。80年代,她开始接触到鼓,并在北京认识了一个穴头,开始了往返天津与北京的三年走穴打鼓生涯。在打鼓的过程中,王晓芳再次发掘了自己的另一项天赋——唱歌,成为了中国第一个边唱歌边打鼓的女乐手。

随着王晓芳考入中国广播艺术团,她结束了在天津的生活,正式于北京定居。她很快成为了广播艺术团的台柱子、“鼓手歌星”,参与了工体、首体等大大小小的演出。

因机缘巧合,王晓芳开始接触到摇滚乐,并在崔健的一次演出活动上认识了肖楠、虞进等人,1989年,中国第一支全女子摇滚乐队眼镜蛇得以组建。1996年是眼镜蛇乐队最为鼎盛的时期,同年,王晓芳也开始拿起画笔画画。

2000年,眼镜蛇因两位成员的出国而不得不进入休整期。随后的六年间,王晓芳开始了往返于国内外、绘画旅行的游离生活。游离期间,她在不同的国家做了许多与艺术、绘画、展览相关的项目,帮一个非洲乐队打鼓六年,在德国吕贝克的一个哥特式教堂里做过公益演出。她还在游离期间于世界各地购置了各式各样的扬琴,并根据自己的习惯将琴音调整修改,用在了日后的音乐创作中。


游离的生活,也改变了王晓芳的音乐创作方式。2002年,王晓芳与窦唯、文宾合作了新民乐专辑《暮良文王》,这张专辑,是民乐自由即兴的非凡实验。

2005年,王晓芳回国,成为了京西国际学校的第一批架子鼓教师,音乐教育从此成为她生命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她曾在德国因摔倒而导致髌骨粉碎性骨折,是再次坐到鼓前教学生打鼓的愿望支撑她每天坚持复健,持续数年才得偿所愿。今年,已是她教学的第15个年头。

教学的开始也标志着游离生活的结束,也正因如此,王晓芳得以沉淀下来创作音乐。而她在游离期间获得的养分则构成了如今这张个人专辑《游离》,在新专辑中,王晓芳共用到了7台扬琴,其中就有她在德国淘到的伊朗扬琴。这7台扬琴经王晓芳之手实现了脱胎换骨的质变,不仅脱离了中国民乐传统的五声调式,还跳脱出了扬琴本身的固定框架。她将高音琴变成中音琴、中音琴变成古筝琴、古筝琴变成双音琴……不但如此,王晓芳还在扬琴锤的基础上发掘了用小提琴弓去拉、徒手去弹等演奏手法。


除了音乐道路上的探索,王晓芳也从未停止过绘画。她在国内外办过多次画展,新专辑《游离》的实体设计也使用了王晓芳的画作,而她不肯称自己为画家,绘画只是她的一项爱好。

《游离》的录制,由王晓芳与6789乐队合作而成,乐队成员有60后、70后、80后、90后,是为6789。王晓芳扬琴旋律的恣意飞扬和人声的漂浮游走,在与吉他、贝斯、鼓的碰撞中迸发出了摇滚乐的生命力,这奇妙的化学反应也与乐队成员年龄的差距所注入的火花有关。这样的音乐并非循规蹈矩的产物,它是随性的有感而发,是对音乐和生活的自由阐释。

除了这张个人专辑,这样无约束和界限的音乐创作方式也被带入了暮良文王2019年的再度合作之中。16年过去,暮良文王中的所有人都在不断的前进中对音乐有了更多新的理解。而文宾之子文大可的加入,也为暮良文王注入了新鲜血液。暮良文王将于今年发行3到4张专辑。

2019年对于王晓芳无疑是丰盛的一年,首张个人专辑《游离》的出版,将奠定她“摇滚扬琴”第一人的地位。4月21日,这张专辑将于摩登天空联手福声唱片开展的“国际唱片店日”主题活动上进行首发试听。除了王晓芳,试听会还邀请到资深音乐人周凤岭参与分享,他是王晓芳多年的老友,同时也促成了这张专辑的出版。另外,摩登天空BADHEAD厂牌主理人张晓舟也会作为嘉宾出席,而这次活动的主持人,则是资深的中国独立音乐唱片收藏者神棍。



在BADHEAD厂牌的二十周年,《游离》成为了BADHEAD出版发行的第58张专辑,它也会成为将中国传统乐器与摇滚乐结合的典范。专辑的首演,将会在4月26日的上海草莓BADHEAD舞台上,由王晓芳与6789乐队联手于现场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