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友良英+颜峻+柳汉吉+袁志伟即兴超级组合FEN专辑出版
2018.11.30

近日,由来自日本的大友良英、韩国的柳汉吉、中国的颜峻以及和新加坡的袁志伟,组成的“抽象摇滚”乐队FEN(FAR EAST NETWORK),在摩登天空BADHEAD厂牌出版了首张现场专辑《四个错误》。

 

 

FEN是由来自日本的大友良英、韩国的柳汉吉、中国的颜峻以及和新加坡的袁志伟,组成的一支“抽象摇滚”乐队。2009年夏天,在大友良英的介绍下,在法国马赛这四位音乐家第一次全体碰面,《四个错误》是FEN组建以来的首张以实体形式发表的专辑,2016年录制于纽约日本协会音乐厅的一次现场。

 

摄影:Peter Gannushkin

 

FEN的四位成员,分别来自亚洲不同的国家,在当地,他们都是极具国际声望的音乐家,同时,也是各地前卫实验场景的组织者,常年活跃在国际舞台。

 

 

FEN的发起人大友良英(Otomo Yoshihide) 是日本当代最重要的音乐家之一。  他作为吉他手、唱盘音乐家、作曲家,创作跨越了摇滚乐、噪音/实验音乐、即兴音乐、爵士乐和装置艺术。、电影电视配乐方面,也有《蓝风筝》、《海女》等著名的配乐作品。在1990年代,他是大音量的日本地下音乐场景的重要人物,之后他一度成为“音响派”(onkyo)代表人物和日式新即兴音乐的领袖之一,他也领导着多个爵士乐团。近年来,他参与发起了著名的“福岛计划”及一系列艺术展演活动,他曾经发表超过100张以上的唱片,常年不断演出,不断合作。

 

 

袁志伟(Yuen Chee Wai)来自新加坡,作为音乐家、艺术家和设计师的他,一直积极参与本地和国际演出并创建不同形式的网络平台来聚集各地的艺术家。早年收到欧美数字氛围音乐和声音艺术影响,演出素材经常以田野录音为主,并用自己编写的数字程序处理声音,从2015年起,他全面改用硬件电子和吉他,独奏也改了硬件 EAI ,在目前的FEN中,他使用吉他和电子设备。同时他也是新加坡著名的前卫摇滚乐队天文台的成员。他也是由日本基金会亚洲中心在2014年至2017年间组织的/亚洲聚会音乐节总监,目前他继续担任该音乐节的联合策展人。

 

 

柳汉吉(Ryu Hankil) 出生于韩国首尔。他曾经是两支独立流行摇滚乐队的乐手,在2005年看到大友良英、松原幸子、Axel Doerner和宇波拓在首尔的音乐会后,开始用自己的乐器演出,他使用钟表内部部件作为乐器,把单个或数个钟表内部机械装置连接到接触式话筒上,通过调音台、喇叭等设备进行调节,以此产生节奏、反馈、噪音。另外,他也用打字机作为乐器创作作品。 在目前的FEN中,他使用笔记本电脑。柳汉吉也是韩国实验音乐活动的组织者,他创立了自己的厂牌“Manual”,并从2005年开始举办每月一次的音乐活动“RELAY”。,并多次在日本、欧洲、中国等地演出。

 

 

颜峻,是居住在北京的乐手,诗人,他从事表演性音乐、田野录音、实验作曲、即兴音乐和实验电子乐,以及相关的展览呈现。是游击厂牌“撒把芥末”创办人。也是茶博士乐队和即兴委员会成员。,在目前的FEN中,他使用电子设备。他演出的舞台也遍及多个国家。在1999年,颜峻在北京组织大友良英和 sachiko m 的演出,还和他合作了吉他+诗朗诵。作为FEN里唯一的中国成员,也正是颜峻代表了FEN来促成了这张专辑的出版。

 

然每个成员的背景各异,但FEN并不排练,也从来不谈论音乐。各成员一年几乎只有一两次的碰面,乐队和个人的关系没有那么密切。乐队现在呈现出的,是每个人所拿出得一个侧面来,有个人的性格,但没有个人的美学野心,是一个平衡的状态。这张FEN现场专辑,有着双吉他构成的摇滚/爵士元素,加上电子设备和电脑的噪音,在传统的由旋律和布鲁斯和弦主导的结构和“任何人都可能主导/根本没有主导”的结构之间摆动,体现了最近一段时间 FEN 的特色。

 

摄影:Yoshikazu Inoue

 

FEN在组建以来将近10年的时间里,已经很多次在亚洲和欧洲巡演,也几次在中国演出(北京的伊比利亚中心、两个好朋友酒吧,上海的育音堂、外滩美术馆)。每个成员都不只是演奏者,而是也组织、策划大量的活动,他们试图在亚洲的新音乐场景中找到更多的舞台。FEN,以及亚洲聚会音乐节/亚洲音乐网络(Asian Meeting Festival/Asian Music Network),正在以人和人的相遇、音乐现场的发生,来尝试大友良英所提出的“一个跨越国界的,以反抗高度发达的跨国资本主义为目的的亚洲音乐网络”。它是许多小型的、临时的交流,也是蔓延的、无主题的有机体。

                        

于摩登天空而言,FEN专辑《四个错误》的出版,也标志着一次跨国界的融合——来自亚洲四个不同国度的音乐家,将在美国演出的现场录音交由中国的音乐公司出版,这也是摩登天空的美学理念的一次纵深化的尝试,《四个错误》所呈现出的“抽象摇滚”风格,也让这一专辑成为了摩登天空成立以来所出版的唱片中最为另类的、最具探索性的一张。饶有意味的是,FEN的发起者大友良英首张个人专辑《Otomo Yoshihide ‎– We Insist?》即是 在1992年于中国香港的实验、工业、噪音厂牌Sound Factory出版(在2003年,该唱片由香港Noise Asia 厂牌再版),如今,FEN的首张唱片《四个错误》,又在中国大陆出版,这也又一次体现了摩登天空那开放式、国际化的独立美学!

 

 

2017年4月,FEN 做了一次10天的欧洲巡演:弗利、伦敦、巴黎、日内瓦、科隆、柏林、帕多瓦、苏黎世。巡演之后,我们用“抽象摇滚”来形容自己在这个阶段的风格。这里的两个视频就是其中的两个现场记录。

 

巴黎现场是在郊区蒙特利埃的 Instants Chavirés(即时颠覆)。这是一个很有名的演出空间,创办于1991年,在实验、噪音、即兴乐手的世界地图上,它就等于巴黎了。除了演出空间,还有厨房,有朋友来做饭给大家。晚上也住在这里,楼上有客房。这个场地是申请到了政府补贴(funding)的,所以演出也有报酬。

那天我们演得挺高兴,演了上下两个半场,总共有100分钟左右吧。而且很意外的来了不少中国观众,这在国外可不常见。

  

日内瓦是巡演最后一站。场地是大名鼎鼎的 La Cave 12(12号洞穴)。这个场地之前是在 squat(占屋)里的,算是地下/朋克场景的一分子。前阵子它搬到了新的地方,也申请到政府补贴。这是我去过的所有地下/实验/噪音/即兴演出场地里最专业的,每一个环节都无可挑剔,所有现场都有分轨录音,厨房和办公区、休息区在一起,也做饭,厨艺一流。2017年11月,我又来这里演了独奏,那天是虚拟国家 elgaland-vergaland 的专场,从那以后,La Cave 12 也成为了王国的驻瑞士大使馆。

 

日内瓦现场的录音,由挪威噪音乐手拉瑟·马豪格做了编辑、混音和母带处理,2019年1月会在新加坡发行黑胶。巴黎这场还没有处理,不过应该是一份非常好的素材。

 

从明年1月开始,FEN也将在多地展开巡演,目前,已经确定的城市有新加坡、台北、台中、高雄、卑尔根等。具体日程更新,可关注网站YANJUN.ORG及https://www.facebook.com/FEN.fareast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