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器》:舌头乐队巡演纪录电影全网上线
2018.09.06

该说的有人都替你说了,该做的有人都替你做了

有人替你活着,有人替你死了

可是没有人能替你证明你的存在

——舌头乐队《时光机器》

 

    舌头乐队“2016丝绸之路·摇滚巴士巡演纪录片《时光机器》终于全网上线!这部80分钟的影片, 是中国摇滚不可多得的纪录片。此前影片先后在成都方所书店和北京尤伦斯艺术中心放映过,现在则上线开放免费观看。


 

    1997年岁末,舌头乐队从乌鲁木齐来到北京,这一次出走,成就了后来那支威名赫赫的传奇乐队。而舌头乐队也一直渴望能早日回到乌鲁木齐,重返西北大地演出。但从19972007,在中国的绝大部分城市,既没有音乐节也没有LIVEHOUSE,甚至很多地方连可以演出的酒吧或艺术空间都没有,而巡演,更是无从说起。那个年代的乐手和乐迷,更多的是通过盗版碟和反复转录的录影带,以及《上车走人》、《请宰了我》等从西方翻译而来的书籍,来了解西方摇滚乐巡演的形式与故事。

 

    2015年,摩登天空购置了一辆用于巡演的摇滚巴士,这在西方摇滚乐历史场景中是司空见惯的,但在中国还属罕见。比起飞机,上车走人当然更累,但也平添了在路上的特殊体验,乐队不得不高速运转长途奔袭,但也得以深入体验沿途风土人情。巡演不再仅仅是从一个LIVEHOUSE到另一个LIVEHOUSE,从一拨乐迷到另一拨乐迷,从一首歌到另一首歌。这种巡演更大的意义是:认识中国。


 

    近几年来,丝绸之路成为最光鲜酷炫的热词之一,而中国摇滚乐的丝绸之路寻根之旅,可能没有比舌头乐队更合适去走一趟的了,时隔将近二十年,他们才终于回到了自己出发的起点。作为多民族多元文化的大熔炉,西北和新疆大地锻造了舌头乐队。丝绸之路的题中应有之义,其实还有垦荒,巡演路线有些城市,摇滚乐受众少,演出的设备条件也很有限,但这正是这样的巡演的目的,不是去收割,而是去播种,去开垦,去认识陌生的土地和人。

 

    巡演,就如同世界杯集训和比赛一样,一帮人,不单要一起演出,还要一起生活,是把自身从日常生活中抛离,重新扔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去面对陌生的人群,这是大规模巡演的意义,也是考验。《时光机器》纪录了舌头乐队共同渡过的一段美好时光,也毫不避讳地揭示了乐队舞台幕后发生的冲突和矛盾,摇滚乐的特质正是体现在这种激烈的交流方式之中。

 

    两年时光过去,当时巡演的两位乐队成员——鼓手文烽和贝斯手、队长吴俊德,已相继离开乐队,开启自己新的音乐旅程。舌头乐队也迎来了新成员:鼓手邱宇龙和贝斯手邱威铭。正如文烽所说:舌头乐队是一支伟大的乐队,每一个阶段有它新的故事,而我珍惜我自己在舌头丝绸之路巡演的那些故事,我毕竟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在敦煌鸣沙山的山顶狂睡三个小时的中国鼓手......"



 

    影片的制片人胡嵬出生在新疆塔城,90年代末与吴吞等人合作参与过西北摇滚场景,如今则是舌头的经纪人。影片导演马群与剪辑师郑新,都是90后,他们没有经历过舌头异军突起叱咤风云的那个年代,但和舌头的新一代乐迷,包括巡演的观众一样,他们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观察上一代人。郑新更是从一个90后女孩的视角,从上百个小时的素材中,加以挑选剪辑,因而这部纪录片,作为舌头乐队历史的某一段横切面,其实也是两代人的灵魂对话。影片纪录了敦煌站,一群被吉他老师带来舌头乐队现场的小学生,这又是新的一代人,时光机器正在加速运转......

 

时光机器

词曲:舌头乐队

 

时光小卖部

时光杂货店

时光百货公司

时光超级市场

 

时光手术台

时光火葬场

时光绞刑架

时光掘墓人

 

时光神经质

时光异教徒

时光同性恋

时光充气娃娃

 

时光小丑

时光魔术师

时光审判者

时光快乐的白痴

 

该说的有人都替你说了

该做了有人都替你做了

有人替你活着

有人替你死了

可是没有人能替你证明你的存在

 

时光野孩子

时光美好药店

时光木推瓜

时光另外两个同志

 

时光扭曲的机器

时光废墟病蛹解散霍乱

时光痛苦的信仰

时光铁床上的九只港猫

 

该说的有人都替你说了

该做了有人都替你做了

有人替你活着

有人替你死了

可是没有人能替你证明你的存在